• 2017-04-04

    4月 - [无毒一身轻]

    上一篇日记停留在2013年4月8日,此番归来,已经是四年之后。

    时间过得有多快?若当时身在其中,肯定不得而知,抓住点滴细节,方才后知后觉。这四年以来,我改变了什么,必然能数出个一二三来。但单单就是再次,再让我去写一些极其个人化的比喻指代,恐怕早就力不从...
  • 2013-04-08

    头疼 - [神秘综合症]

    博客和MSN的时代已成过去式,但它们的兴起就像昨天一样。

    我仿佛还记得刚上班时,只能用MSN的痛苦;也记得在网吧开通了blogcn,开始那片二亩地的絮絮叨叨。

     

    近日,总是头疼,比起神经紧张要要命的,恐怕是那漫无止境的浮躁了。

    该如何是好呢?购物和旅游,究竟谁能拯救我?

  • 开篇语:微博的细碎片段,永远无法代替博客(日记)的记录。

    先说2012年的一个尾巴,在看罢《致命急件》后,终于变成骑行一族,只不过从预想的山地车变成了死飞。按照此前的打算,这一计划要晚了起码2年。而我亦没有像自己想象或他人预期的那样半途而废,虽然开始不长,但兴趣还是正浓,我相信这是一项可以持久的爱好。

    再说2013年的一个开头:去了佛山广州以及厦门。关于第三处,我是有那么一会儿工夫开了个小差,闪过了某个影子,就很快地不见了。但这不是重点,我倒是愈发觉得生是见识,而非活着。我要怎样活得有所值而不后悔呢?

  • 卯爷总是能给我点似曾相识的感觉,或者他总抢在前头把我想说的说完。比如这一次,他写道:“两三年前我还会跟五爷抱怨起属于少年们的失语症,但是如今,吐槽的心都磨成了猪下水。少年们一夜之间在脸上刻下了法令纹,却生疏地在社会上推杯换盏。”

    还没来深圳之前,我是抱怨过卯爷在博客上的寡言的,等到这一切在我身上发生时,我才知道什么叫身同感受。这半年的空白时间里,我究竟做了啥?除了微博,我恐怕找不到其他更详细的记录,倒是剩下一个个城市,取而代之事件:北京、香港、大阪、奈良、京都、神户、邵阳、桂林……我倒是清楚地记得一个难以启齿的秘密,我都没有把它告诉树先生,只是咬碎了。后海的风、零零散散的水以及那场不期而至的雨,都只是把它当成微不足道的过往罢了。

    我是想过要说什么的,最强烈的恐怕来自于日本之旅。我把那句最终的写在微博上了,这里再摘抄一份——此次走后,想必长久以来,都会有这样一幅画面留在我心中:我坐着电车,它晃晃悠悠地开过起伏的瓦房和山,远处浓厚的云拥抱这一切,阳光美得令人沉醉。我多希望自己只是打了个盹儿,醒来还会有穿着短裙的高中生从身边走过。全都是场梦,我未曾离开。

    但这恐怕就是全部了。脑子里起伏不定的句子,要么成了手机里的定格,要么被多像这样,被微博的140字带走了不少。回来之后,我总能找到各式各样的理由——当然,最大的还是忙——来搪塞自己,游记终于成了谎言。

    想来想去,恐怕还是我自己出了问题:机械、重复、平淡、生活了无新意和生趣,亦害怕改变。近一年来,有关死亡的话题一直在脑海盘旋。我愈发觉得人生就是个过程,甚至打算说服父母——如果可以,就先不结婚。

    很幼稚,也很傻逼吧?我也这样对自己说过。但转念一想,我认命的时候或许到了,就不由得低落起来。

  • 2012-03-18

    随便 - [神秘综合症]

    整个2012年还没在这唠叨点什么,说好的抒发到头来还是成了空谈嘛。

    想想来看,除去中途回家过年之外,生活基本平稳与去年一致无二,无外乎上班看球听歌观影,就连打球这档子事儿都被我卸得一干二净了。

    倒是期待不少,感情除外。某些欲望已经快要爆发啦,当然不仅仅限于一些物品的购入,还有出游啊什么的。

    至于未来,我还没想好,但愿意期待迎接和规划呢。

    就这样吧,谁知道下一次见又是什么时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