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艾:
    博客中国的服务器究竟是有多不稳定呢,你的“无毒有偶”一直进不去。好比那个晚上,我躲在窝里识旧文,跟你有一茬没一茬地聊着过去,后来你都渐渐没了声音,也就只留我陷在回忆里。
    那个时候自己没有电脑,只有一台二手的随身听,卡带都是省下饭钱买的,五块一本,偶尔打口带还会闹罢工,慢慢地,自己也学会了修理。买来的二手CDj机,欠了一屁股债就被偷走。于是,又只能反反复复听那些歌曲。
    去网吧,基本不玩游戏也不看电影,一有时间就遁入各类音乐网站,瞅着似曾相识的名字及花里胡哨的封面,往死里听,还会写下若干不知所措的听后感。比如这篇写Smoke City的:
    它像是六月天气里的一阵强降雨,带来了不同以往的凉爽感受。它甚至带着一点得意的小俏皮,绽放了一朵小花的微笑。我想用一种颜色去表达它,结果发现我始终站在对岸,看着雾气重重的那边惘然。不管怎样我得承认,我依旧不能习惯Jazz,在暗藏着欢快舞曲和bossa nova的Smoke City里,我始终有些许的不适应。搬到Smoke City后,这阵子我还真没倒过时差来,所以难免水土不服了。

    小五


    小五:
    你还记得大一的初夏么?你总是喜欢写不长的段子,用若干嫩绿的气息,临时拼成树荫。
    后来,你变得严肃。一年会听七、百张专辑,然后标下“已听”的标签,心情好时会给它们按等级排列,再或者装着一幅正儿八经地样子,去查查资料,梳理下他们的编年史,前后对比,单个点评,最后总结辞呈。
    我倒是喜欢你好早以前的句子,可能别人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充满了幻想:
    这是个问题,我想跟你说说。今年四月的时候我碰到了一只Mouse On Mars,那时候它跟我说它流着后摇滚的血液。好吧,我想那还不错,于是收留了它。这只九十年代初期出生的德国小老鼠没有流畅的表达,没有自然的奔跑,就像是一个疯狂的榨果汁机,在不停不停地运转。扭曲的声音混合着重型的打击,会把一丁点温和的曲线弯成一块僵硬的石头。它电力十足,带着顽皮和颠覆。对了,你可以跟着它扭动扭动不性感的臀部,也能够只想把它赶出家门。在你气急败坏找拖鞋的时候,它说不准什么时候送上一段缓慢的吉他作为礼物。
    后来,你还曾看到过这只小老鼠吗?

    小艾

  • 小艾:
    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奇形怪状的梦,梦分成了很多截,忽然又拼在了以前,像杂志上的填字游戏,上面有些提示,比如我们遇见的第一天是几号,又比如那一次看电影你最先买的零食是什么,还有吃完晚饭后你陪我去买的衣服品牌是什么?梦告诉我,只要我按着这些线索去寻找,就能找到你所在何处。
    只是,我最后拼写出来的,是另一个女孩。
                                                                                         小五

    ------------------------------------------------------------------------------------------------------
    系统提示:
    你所递交的邮件无法发送,请确认你的邮箱地址是否正确。

  • 2010-06-28

    绿皮车 - [给你写封信]

    小艾:
    读书那会儿,我老在说绿皮车的低保真冒险之旅,实际上,去的最远的不过是长沙。到这几年,京沪爱情线多像是一个个梦,更多的成为了高保真旅游,在飞机上数了几片云之后,便来去匆匆两地之间。
    你在上车前给我发了一个短信,说:火车开了,梦醒了。我何不深有同感。之前,我们老是在构想你来之后的情景,要促膝长谈,要把酒言欢,要去这去那做这做那的。事实上,除了故宫和后海的暴走之外,其余时候,我都沉陷在地铁的乌拉声中,无法自拔。
    最后几天,临睡时天都亮了,我们看了几场球,将鸭掌嚼得粉碎,燕京啤酒太苦,花生太少,香瓜不甜,还有好几首歌没唱完,你打鼾的时候我真想踹你几脚,最后那个球我怎么也投不进去。
    你说想同我聊聊天,说点感情什么的,但是又怕触伤我,也不知该从何说起。其实,都不用的,当酒精升至不胜酒力的脸庞时,其他的都变成多余了。
                                                                                                                                                     小五

    小五:
    来之前,你总喜欢在深夜两三点给我一个电话,那时你刚准备躺下,而我正好上完班。这样的夜晚,恐怕以后再也不会有了吧,回去之后,我将去往深圳,去追寻一个崎岖曲折的梦。
    都是梦啊,无论是从传来的电波也好,还是以前写的信也好,就这样一年又一年。看世界杯时,你突然蹦出一句:下一届我们就都三十了,让我无言以对。
    我有多不喜欢北京,都说不清楚,或许就跟你有多不喜欢上海差不多吧。烤鸭无法为它加分,焦圈也不能,更不用说豆汁了。
    你上班的那些天,我没出去几次,去了一趟北大,被清华挡在了门口。“鸟窝”无法孵化大多数人的梦想,水立方也叫人口干舌燥,故宫里来来去去的游人,我都是其中一个。
    回去的火车,我坐在了来之前的座位,很是蹊跷。好像这样,我便能看着你离开,一如我看着你来一般。
                                                                                                                                                     小艾

  • 小艾:
    自从上一次分别,都已经过去半年了呢。
    后来,我也踏上了去往机场的路,当快轨开在空旷的户外时,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看到了那一次你离开的景象。天气远比现在寒冷,你将自己包裹严实,眼泪和微笑都没能挽留你,悬挂在空中的告白也没能让你改变心意。
    最后,你就一个人飞向南方,季节转暖,再没有飞回来。
                                                                                                                                                         小五

    小五:
    已经过去好久了,身边偶尔扬起的灰尘,还是会叫我想起在北方的日子。
    照片都已经燃成灰烬,留在身边的日记本已经寄给了你。最后一段的旅程除去票根,全都是空白,没有再写下去。
                                                                                                                                                         小艾

  • 2010-06-24

    Two Years - [给你写封信]

    小艾: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两年呢,我还清楚地记得你第一次来的时候,提着一个看上去比你还重的箱子,上公车时,售票员还多收了你一个人的票。
    除了一堆衣服,箱子里还有几本书。你翻了好一阵子,从里面翻出一本《像一块滚石》,递给了我。很遗憾,这本书我一直没有看完,更遗憾的是,还没来得及还给你,它就跟我去了更远的昆明。有时,我跟我的猫和女朋友坐在一起,吹着春城的风,风会把书呼啦啦吹起。
    走之前,说好了要告诉你,最后只在火车上给你打了个电话。你满口粗话,跟着开动的绿皮车一起伴我离开这个又大又渺小的城市,也挺好的。
    你还记得那个漫长的冬天么?你说你每天无所事事,作息混乱,把每一个黄昏做成作料,伴着初上的月光咀嚼。虽然春天来得要比以往早一些,你还是害怕回到原地,再一次地旋转。
                                                                                         小五

    小五:
    我都记得的,也不会忘记你的食言。答应给我拍的照片,你什么时候能兑现?要不然,我的头像会一直沿用这张胶片,低头不语,亦打算跟世界保持一定的距离。
    自从三年前,我们就没能好好喝上一杯。你的头发长了又蘑菇了,我的头发烫了又痴呆了,身边的她来了又走了。我们都曾不顾一切地奔向一个比一个遥远的南方,然后在北京留下一处又一处的回忆。你抱着吉他在我房里,我羞涩地唱过《25岁》,尽管年轮要比歌名多上两圈;我也曾听着你混乱的弹奏,做了一个很飘渺的梦,不想醒来。
                                                                                         小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