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6-06

    夜半 - [神秘综合症]

    那是我和你的第一次对话,突然从MSN弹出的对话框,以及那个唐突的话题“如今找一个相爱的人为什么这么难”,让我一下不知道如何回答。

    于是找了很多道理来堆砌,有些迂回流转,却不想日后的这些,都未能给你我找到一个合适的台阶。

    我画了一个圈,你一跃而过。你画了一个圈,我身陷其中。我画了一个圈,自己困在了里头。你画了一个圈,将我挡在外面。

    电脑中毒,大多的记录都随之而去。留下纠纷的开始,都是自省和反问,一场携手的拉力,都未能进入达喀尔的名单之中。

    “任凭再撩拨你心弦,劲儿一过,都只是过客罢了。”

    然而只要抬头仰望天空,就浮现了那微笑,挥之不去。

  • 2010-06-06

    Mr.没趣 - [神秘综合症]

    收到那本册子,会做何感想?还会房门紧闭,哭上一阵么?又或者最好是冷静对待,一笑而过?还是等到它到来时吧。

    至于“你过去了还会跟我联系吗”换来了“不知道”,真是让我哑口无言。

    那些“远远地看着你”之类的话,原来都是客套话啊。

  • 2010-06-06

    无题 - [神秘综合症]

    事实上,在别人睡觉的点找人聊天,基本只有一个对象——那便是贼儿君了。

    从早先的失恋陪伴,到现在,话题远远不止单调的那么些,有时围绕社会而转动的,就扩散得一塌糊涂科斯基了。这不,前两天的夜话节目结束时,天都开始亮了,电话兄提示电量不足,并且开始发热。

    上晚班的那天,和猩猩又沿着时间线寻找了一番。遥远的深圳,最初印象停留的应该不是大梅沙,而是滴着雨的2007年,以及硕大的人才市场。到住处楼下时,都未断去。

    当然,还是聊到你,以及如今的若即若离。难以启齿的也好,任之离去的也好,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尴尬的局面。我在意的你不在意的那么在意的,都到了再在意也没什么意义的地步了么?

  • 2010-06-03

    一天 - [无毒一身轻]

    上班的路上,看到一个人,背影那么像你,一度以为是你了,走到身前,才回过神来。

    又挨训了,尽管经过了昨天的提醒后,多少还是有些不舒坦的。只希望,能越来越好,说实在的,自己也足够努力。

  • 2010-05-30

    地铁 - [快枪手传说]

    偶尔的乐趣,就全部集中在地铁上了。豆瓣都替我记录了这些:

    1.在地铁和一女生对视了不下五次,最后以我先下车而告终。另,距离有点远,我不确定我看她的时候,她是否也在看我……

    2.在回家的地铁上,一直痴迷于乘客会不会坐在靠近呕吐物的座位上,以及会不会有人踩到那一坨。最后,以某人极其痴呆甚至让人感觉是故意踩到而告终。

    3.一号线看见一对非主流用手机自拍。

    (其实也就三件事情好吧!)

    等等,今天在国贸下车,然后换乘10号线,我好像有那么一刻Cos了你的路线,只不过方向相左。回来的时候,跟着人流走动时,我突然又想起那件让我会些许难过也还未能接受的暂未到来的事情了,心里习惯性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