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8-05

    温和如风 - [神秘综合症]

    这个时候,你是在那一艘飞跃大洋和大洲的飞机上吧。俯瞰地下,眺望天空,聆听耳机边不知是谁的呢喃,他们还将伴你度过异国的时光?抑或是辗转反侧,埋头阅读,翻页的瞬间,还有一行字或者一个名字跳过眼帘?

    这些我都不知道。

    在那个冒失的电话之后,你又许下了诸如“我在欧洲打电话给你”的诺言。听罢,我“嗯”了几声,这最后的一分零六秒戛然而止。几小时后,我习惯性地拨了几个,那个冷漠的女声告诉我“你拨的号码已远去”。

    或许你会不小心来这个弱智儿的隐秘地,看到这些话,又想起几个月前我做的同样傻事了。但我知道,是时候放手,放手自己和你了。

    一年之后,如果有缘,但愿还能相见。即便你身边站着似曾相识的他,我愿我自己都能坦然相对。

  • 你问:你要说啥?

    心头突然一紧,即便是到口的话也会被卡在喉咙。

    我要说啥?我还能说啥?无非是些临行前的祝福之类的。尽管从很久以来,偶有电话,却始终只是寥寥几句,究竟是我羞于表达,还是关系已经尴尬到如此地步呢?

    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是你回到老家后的冷漠,是我斤斤计较的对比,还是一拍两散的最终结局呢?当你说着:我会远远看着你,希望你好。我被这些话感动了也好,蒙蔽了也好,当初真是觉得美好,至少我们没有形同路人。

    但是,那晚你说:这些我都跟你说过么?我坚定地答到:没有。即便屁股贴近的还是那熟悉的石凳,飞机还会缓缓飞过,但有风告诉我:这一切已经是过去。

    不可避免地走很多熟悉的路,转过熟悉的街景,想起熟悉的镜头,甚至还会在想:哎呀,到了北京站,我该去坐火车了。但,物是人非。

    他们都在劝说:你要快点走出来,不要停留在回忆了,这样不值当,你要对自己好一点等等等等。道理我都懂,却身不由己。

    你同我说,这是我一时间无法适应,或是停留在过去的美好回忆里,爱什么的,早不存在了,只是习惯性思维的存在。

    我也不止一次地告诉自己:时间是最好的良药。可是为什么,在五个月之后,却又一次不争气地哭了,而这些,你听不到,也不愿听到。

    占卜一个关于感情状态的,对曰:
    不管爱情持续的时间有多么短暂,消逝得有多么快,还是应该相信爱情,爱的时候,是真的爱了,不爱了,也是真的不爱了。该放弃的时候,要放弃, 要把心态摆正,不要对爱情抱有太多的期望,最重要的就是要多爱自己一点,很多人在爱情路上受到了伤害之后,不是学会了怎么去爱一个人,而是学会了自爱。

    貌似有几分道理,但又好似被人说尽。

    不管怎样,祝你一路顺利,异地保重。

    也许有一天,你会忘了我,但我的心里,还留有你。

  • 2010-08-03

    继续梦 - [神秘综合症]

    即便《我们的故事》这样老套的歌曲,都能让泪腺异常活跃起来,莫非是因为最后的那几句词么?

    听到即将离去的消息,叹了口气,偶然抬头的时候,飞机会从月亮底下掠过,会是你折射的影子么?

    梦到你跟新的他,原来这才是原因啊。习惯性地摸到电话,嘟嘟几下后,无人接听。

  • 2010-07-31

    说梦 - [快枪手传说]

    或许是大三决赛前那个梦吧,随后也渐渐出现了那种“哎呀,这个场景梦里出现过”的情况。比如,梦到她7月26号走,实际也不过提前了几天。

    当然,这种梦还是少数。相比之下,梦到她写的另一本日记上,有对我的小小点评,就跟真实的一样,无奈又遗憾。而梦见抱着个小娃娃,一个劲地亲我。在梦里突然蹦出一行字幕:如此一来,你就会慢慢忘记以前亲吻的那个人了。

    多么有讽刺意味的,是吧?

  • 背景音乐终于换了,化学兄弟的《另一个世界》,听来很是应景。也就是在这样的恍惚中,我一边想着第一次的相会,一边拿着吉野家的优惠券走进了真功夫。

    结果可想而知,那张纸被我揉成了一团,嘴里嘟囔着什么,可能是嘲笑自己吧,但有一瞬间又止不住地难过了。谁也说不出来这是为什么,当她忙着忙碌,忙着疏远,忙着遗忘时,为什么我总能在一些不着边际藕断丝连的机缘巧合中,找到一片又一片的碎片,将自己刚刚愈合的心又扎成血来。

    飞信上的6月,她也是这么说的:我很忙的,都没有空闲。

    什么时候,我能放过自己了,也就放过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