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豆瓣读到一篇《最后的最后,你才成了那个最好的人》,看的心里蛮不是滋味的。一来是文章大部分够真实,二来也够残酷,尽管时间即将直接指向第五个月,我依然陷在过去,陷在回忆里,而且按照目前的趋势来看,一时半会还将继续下去。自从贼儿走之后,世界杯俨然完结,我的生物钟还是混乱到不可收拾。

    对身体的怀念,是最直接的吧。那个有点喝醉的夜晚,她许久都不接电话,随后关机;那个痛哭过后的夜晚,她也再没来安慰,一如之前呕吐的某天一般。

    我还记得她说,希望彼此相互看着就好。当我说了“谢谢再见”的那天,我觉得自己可以狠下心来,忘记这些,或者扭过头去不看。可是,才不过三天我就缴械投降。

    如今再看来,有些话,终究是好话;有些过去,也成为了无奈。

  • 小艾:
    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奇形怪状的梦,梦分成了很多截,忽然又拼在了以前,像杂志上的填字游戏,上面有些提示,比如我们遇见的第一天是几号,又比如那一次看电影你最先买的零食是什么,还有吃完晚饭后你陪我去买的衣服品牌是什么?梦告诉我,只要我按着这些线索去寻找,就能找到你所在何处。
    只是,我最后拼写出来的,是另一个女孩。
                                                                                         小五

    ------------------------------------------------------------------------------------------------------
    系统提示:
    你所递交的邮件无法发送,请确认你的邮箱地址是否正确。

  • 世界杯都结束了,恍惚如梦,当然,我老是睡不醒咯。决赛是一个人看的,到进球时连欢呼都不能,是多么滴寂寞呀。那瓶开了的酒那么苦,我又怎么会不想起贼儿呀,你干一口我闷一口。至此,尽管用不着半夜爬起来,或者内心争斗,到底是先睡呢还是熬到开球,但我宁愿这样有所期盼。接下来的七八月,我还会随机一搜,将自己丢向某个未知的城市吗,再顺便期待未知的相遇?

    去看了亚瑟小子,说实在的,哥们对不住啊,即便最大热的两首歌曲,俺也只听过一首,还顺带怀疑:这究竟是不是丫唱的?这也难怪,中途我会打了个盹。

    至于那啥,不想一个人,却还放不下一个人,真是可悲。

  • 2010-07-04

    歹势 - [无毒一身轻]

    不知道为什么老爸打电话来,巴拉巴拉直接说工作了啦,然后好有压力,感觉又快回到两年前了,要瞒着他们。

  • 2010-06-28

    绿皮车 - [给你写封信]

    小艾:
    读书那会儿,我老在说绿皮车的低保真冒险之旅,实际上,去的最远的不过是长沙。到这几年,京沪爱情线多像是一个个梦,更多的成为了高保真旅游,在飞机上数了几片云之后,便来去匆匆两地之间。
    你在上车前给我发了一个短信,说:火车开了,梦醒了。我何不深有同感。之前,我们老是在构想你来之后的情景,要促膝长谈,要把酒言欢,要去这去那做这做那的。事实上,除了故宫和后海的暴走之外,其余时候,我都沉陷在地铁的乌拉声中,无法自拔。
    最后几天,临睡时天都亮了,我们看了几场球,将鸭掌嚼得粉碎,燕京啤酒太苦,花生太少,香瓜不甜,还有好几首歌没唱完,你打鼾的时候我真想踹你几脚,最后那个球我怎么也投不进去。
    你说想同我聊聊天,说点感情什么的,但是又怕触伤我,也不知该从何说起。其实,都不用的,当酒精升至不胜酒力的脸庞时,其他的都变成多余了。
                                                                                                                                                     小五

    小五:
    来之前,你总喜欢在深夜两三点给我一个电话,那时你刚准备躺下,而我正好上完班。这样的夜晚,恐怕以后再也不会有了吧,回去之后,我将去往深圳,去追寻一个崎岖曲折的梦。
    都是梦啊,无论是从传来的电波也好,还是以前写的信也好,就这样一年又一年。看世界杯时,你突然蹦出一句:下一届我们就都三十了,让我无言以对。
    我有多不喜欢北京,都说不清楚,或许就跟你有多不喜欢上海差不多吧。烤鸭无法为它加分,焦圈也不能,更不用说豆汁了。
    你上班的那些天,我没出去几次,去了一趟北大,被清华挡在了门口。“鸟窝”无法孵化大多数人的梦想,水立方也叫人口干舌燥,故宫里来来去去的游人,我都是其中一个。
    回去的火车,我坐在了来之前的座位,很是蹊跷。好像这样,我便能看着你离开,一如我看着你来一般。
                                                                                                                                                     小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