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艾:
    自从上一次分别,都已经过去半年了呢。
    后来,我也踏上了去往机场的路,当快轨开在空旷的户外时,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看到了那一次你离开的景象。天气远比现在寒冷,你将自己包裹严实,眼泪和微笑都没能挽留你,悬挂在空中的告白也没能让你改变心意。
    最后,你就一个人飞向南方,季节转暖,再没有飞回来。
                                                                                                                                                         小五

    小五:
    已经过去好久了,身边偶尔扬起的灰尘,还是会叫我想起在北方的日子。
    照片都已经燃成灰烬,留在身边的日记本已经寄给了你。最后一段的旅程除去票根,全都是空白,没有再写下去。
                                                                                                                                                         小艾

  • 2010-06-24

    Two Years - [给你写封信]

    小艾: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两年呢,我还清楚地记得你第一次来的时候,提着一个看上去比你还重的箱子,上公车时,售票员还多收了你一个人的票。
    除了一堆衣服,箱子里还有几本书。你翻了好一阵子,从里面翻出一本《像一块滚石》,递给了我。很遗憾,这本书我一直没有看完,更遗憾的是,还没来得及还给你,它就跟我去了更远的昆明。有时,我跟我的猫和女朋友坐在一起,吹着春城的风,风会把书呼啦啦吹起。
    走之前,说好了要告诉你,最后只在火车上给你打了个电话。你满口粗话,跟着开动的绿皮车一起伴我离开这个又大又渺小的城市,也挺好的。
    你还记得那个漫长的冬天么?你说你每天无所事事,作息混乱,把每一个黄昏做成作料,伴着初上的月光咀嚼。虽然春天来得要比以往早一些,你还是害怕回到原地,再一次地旋转。
                                                                                         小五

    小五:
    我都记得的,也不会忘记你的食言。答应给我拍的照片,你什么时候能兑现?要不然,我的头像会一直沿用这张胶片,低头不语,亦打算跟世界保持一定的距离。
    自从三年前,我们就没能好好喝上一杯。你的头发长了又蘑菇了,我的头发烫了又痴呆了,身边的她来了又走了。我们都曾不顾一切地奔向一个比一个遥远的南方,然后在北京留下一处又一处的回忆。你抱着吉他在我房里,我羞涩地唱过《25岁》,尽管年轮要比歌名多上两圈;我也曾听着你混乱的弹奏,做了一个很飘渺的梦,不想醒来。
                                                                                         小艾

  • 约莫是小学二年级吧,被庸医误诊,往医院了住了几个星期,除了每天在病房里无事可做,剩下的还有和老爸一块翘出来去姐姐玩。再往后走,估计只剩下几个人形玩具了。

    比我更热衷这类的,当然是卯爷了,每每都能见丫手执两个,一边念念有词,一边旋转关节,打成一团。

    从玩具兵到简易变形金刚,从变形鸡蛋到合体变形金刚,从四驱车到别的啥,这发展轨迹是什么样的,基本已经记不清了。

    如今看完这煽情的一出,不由得怀念那个跌落在天台的汽车人,风吹雨打,想必也过了很多年。

  • 小艾:
    我看你在微博上转发了王小波《爱你就像爱生命》里的几篇文章,有好多喜欢的句子,像“假如你愿意,你就恋爱吧,爱我”,还有“我是爱你的,看见就爱上了。我爱你爱到不自私的地步。就像一个人手里一只鸽子飞走了,他从心里祝福那鸽子的飞翔。你也飞吧。我会难过,也会高兴,到底会怎么样我也不知道”,都叫我想起四年前的那个冬天。
    我在书店里徘徊了好久,还是买了下那本书呢。那时我正喜欢一个女生,虽然她有了男友,但我只是想说出心里的感受。你知道的,我最后碰得头破血流,在情人节的前夕哭得浑身颤抖,为了一个不过轻轻掠过的吻伤心了好久。真是辛苦了你,在情人节陪着一个难过的人儿。
    如今,我再看到这些句子,少了点炙热,却还是有异样的感觉在心头缠绕。它们是什么呢?我也不清楚。
                                                                                         小五
    小五:
    我懂你的心情的,就好像我今天又在无意识间重走了旧路一般。你还记得我喜欢的那首《说谎》么,里面这么唱:好久没来这间餐厅,没想到已经换了装潢。但这儿,还是跟以前没什么两样。我就坐在上一次靠近的地方,加上这似曾相识的热乎乎的天气,让我一度恍惚。
    我终于找着了去后海的路,荷叶翠绿,波光粼粼,这都是我曾经试图与她到达的地方,可最终还是没能找到入口。
                                                                                         小艾

  • 2010-06-11

    盆友 - [快枪手传说]

    不知道你还好不?都不敢过问。

    有机会再去天桥底下蹲着吃臭豆腐吧,记得要说新疆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