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9-06

    三十而栗 - [神秘综合症]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ubaiwuzhe-logs/159897664.html

    上一篇指向五月,这是多么遥远的过去。

    再看看早些时候,我总有些汹涌的句子飞流直下。那会儿经历阵痛的情绪,关也关不住。未来,有时候只发出一丁点儿的光,就消失在无尽的黑夜和脆弱的睡眠里。

    来了鹏城之后,生活怎可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倒是有些看似复杂的,全都变得简洁明了起来了。当然了,这其中的好坏我也说不清楚:

    忙碌的总是上半月,越来越糟糕的就是睡眠。有时即便5点多躺下,耳边的鸟叫虫鸣仿佛还在耳边,阳光通过厚重的窗帘钻进来。可是8点一过,我就猛然惊醒。

    梦里梦见婆婆很多次,她应该是没有跟我说话吧。这种相遇的频率比以往的8年都要多,说不清楚为什么。

    生活基本是两点一线,很少想东西,即便有,可能也存活不久。究竟是变得更浮躁了,还是更为单纯了。甚至没有太多时间去考虑这些,只是转身拿了点零食,塞在嘴里。

    后来又去看了一次《他们生活的世界》。那会儿我还在憧憬爱情,如今再来看时,却多了对生活的解读,比如事业、比如家庭。

    看到她写父母在异国的相聚,圆了儿时的愿望,我觉得既羡慕又悲哀:羡慕的自然不用多说,悲哀则来自——这份想念究竟是有深刻,让我产生了片刻的凄凄切切之感呢?

    想起前些时候,父母去了趟桂林,母亲对桂林之行的抱怨。身为儿子的我,在毕业工作四年之久,依然没能给他们分担解忧,实在惭愧。

    床头的《三十而栗》买了好久,终于开始读。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双平组合 2010-0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