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1-27

    半年就biu biu biu地过去了 - [无毒一身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ubaiwuzhe-logs/225118593.html

    卯爷总是能给我点似曾相识的感觉,或者他总抢在前头把我想说的说完。比如这一次,他写道:“两三年前我还会跟五爷抱怨起属于少年们的失语症,但是如今,吐槽的心都磨成了猪下水。少年们一夜之间在脸上刻下了法令纹,却生疏地在社会上推杯换盏。”

    还没来深圳之前,我是抱怨过卯爷在博客上的寡言的,等到这一切在我身上发生时,我才知道什么叫身同感受。这半年的空白时间里,我究竟做了啥?除了微博,我恐怕找不到其他更详细的记录,倒是剩下一个个城市,取而代之事件:北京、香港、大阪、奈良、京都、神户、邵阳、桂林……我倒是清楚地记得一个难以启齿的秘密,我都没有把它告诉树先生,只是咬碎了。后海的风、零零散散的水以及那场不期而至的雨,都只是把它当成微不足道的过往罢了。

    我是想过要说什么的,最强烈的恐怕来自于日本之旅。我把那句最终的写在微博上了,这里再摘抄一份——此次走后,想必长久以来,都会有这样一幅画面留在我心中:我坐着电车,它晃晃悠悠地开过起伏的瓦房和山,远处浓厚的云拥抱这一切,阳光美得令人沉醉。我多希望自己只是打了个盹儿,醒来还会有穿着短裙的高中生从身边走过。全都是场梦,我未曾离开。

    但这恐怕就是全部了。脑子里起伏不定的句子,要么成了手机里的定格,要么被多像这样,被微博的140字带走了不少。回来之后,我总能找到各式各样的理由——当然,最大的还是忙——来搪塞自己,游记终于成了谎言。

    想来想去,恐怕还是我自己出了问题:机械、重复、平淡、生活了无新意和生趣,亦害怕改变。近一年来,有关死亡的话题一直在脑海盘旋。我愈发觉得人生就是个过程,甚至打算说服父母——如果可以,就先不结婚。

    很幼稚,也很傻逼吧?我也这样对自己说过。但转念一想,我认命的时候或许到了,就不由得低落起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