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1-01

    一辆零九年的列车开往回乡的路 - [快枪手传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ubaiwuzhe-logs/33237293.html

    如特朗斯特罗姆所言,给逝去时光的悼词如此艰难。而我所写的,就像尘埃飘落、累积,还会被轻轻吹散。

    此刻我将它们汇聚于此,用一杯温水浸泡、吮吸。复杂的、多味的,不仅仅是从前,现在和未来也在不断生产,成为了新的实验品。

     

    每每总结,总觉得空洞,毕竟要用文字代替飞逝的时光并非易事,哪怕它们在脑海中倒带重来一次。倘若单提几件出来,倒能些许概括大意。

    比如零八年的春节,滞留广州。除夕的晚上,只在公司吃了几个饺子,就独自一人回家。那时的心情,倒也没见得有多不平静,没见得有多思念故乡。只是在家开着电脑和电视,让人声充斥房屋,多少还是能说明问题。

    比如零八年的劳动节,与旧友们的聚会,尽管独缺一人,重逢的喜悦还是弥补了这份遗憾。大家久疏球场,也无碍彼此熟悉的谈笑和打闹。

    比如零八年的六月初,在离职的两天之后,就毅然离开了广州,提着一个行李箱和满满当当的两袋书,在一辆破旧的卡车上驶向湖南。现在来看,当时的决然让我惊讶。毕竟,义无反顾地离开一个城市的心情,有点不可理喻。也许不是它不值得我热爱,而是漂泊注定无法长久。

    比如零八年的六月中,湖南和北京的来来回回,成了生命中最折腾的一周。一度行走着,还觉着地皮在颤抖。那时远走北方之前,对未来从未有过多设想,也许就是这份坦然吧,让我能得到意料之外的结果,尽管这结果到最后不那么美妙。

    比如零八的生日,在唱完了《九局下半》之后,我又没了唱《25岁》的资格。我真的,已经不再年轻了。

    比如零八年的十月,离上次在北京看迷笛时隔一年半左右,少了当初的粗糙和干劲。在陌生人中,愈发自我保护起来了。而这,丢失的是青春的躁动,还是收获了所谓的成熟呢?

    比如零八年的十一月,杂志社动荡不安,最终成为了无业人员一名。短期内聚集的不安,使得夜越来越漫长,以至一闭上眼,担忧和焦虑便铺天盖地袭来。我想的那么多,那么久,却想不到下一秒会怎么样。

    比如零八年的十二月,几轮的面试过后,颗粒无收,倒也彻底想开了。不如,就暂且告退,过一个迟到的除夕,来年再战吧。

    零九年的今天,我还在码这篇字,再过十一个小时之后,却就要开往我想念的故土。之后,生活会何去何从,仍旧不得而知。我会不会在夜里黯然神伤,会不会怀念校园时光,会不会脾气倔强,会不会屈服,会不会迎合,会不会开怀大笑,会不会有所放弃,会不会依然独身一人,会不会不善表达对家人的爱,会不会新生,会不会热爱所热爱的一切,会不会头疼,会不会颠倒黑白,会不会摇摆不定,会不会表里不一,会不会停滞不前呢?

     

    管他那么多的会不会,就让该来的都来吧,就让列车开往前方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生死无间 2008-01-01

    评论

  • 我回来请我喝酒吧。五爷。
    在广州的时候都没什么机会
  • 我还挺喜欢看你写的文字呢。
    颠簸迷离的文艺小青年。哈。
    听说你很火呢,,
  • 09,摆摆要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