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4-11

    夜话 - [神秘综合症]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ubaiwuzhe-logs/37773724.html

    博客上的背景音乐,总是很久换一次,即便听得多了,也不会厌烦,反而依赖这种熟悉感。就好像,在陌生的城市时,也总想找一些相对熟悉的朋友去逛街。

    偶尔到夜深时,就觉得孤单。像前不久在车上扫过的北京夜色,如同离开广州之前的最后摄影,哪知竟成绝响。

    当着面时,我总是借口没正经。实际看来,并非如此,倒是羞于表达自己,就借着“哈哈”敷衍过去了。然而短信里的情意,有时叫人肉麻到不行。

    这一日的担忧也好,焦虑也好,暂且告一段落了。但总会潜伏在暗处,冷不丁会突然咬上一口。有的时候,泪攒到眼边,最终还是缩了回去。那一刻,我就要产生这样的怨恨了——我再也不要恋爱了。然后孤独终老,倒也挺悲壮的。

    我还在劝猩猩,对他说:开始是最重要的。其实想想,这何尝又不是自己的写照呢?

    包子对我说过:每一次你都要死要活的。也许是我大多时候都准备好了爱和被爱,却不想事与愿违,或者有缘无分,冷落了那份期待吧。

    我究竟变了多少,我也说不出来。但显而易见的,多少能感受到:不爱看演出,疲于争论,少了心气。举个简单的例子吧,当初离开广州时的那份毅然,恐怕以后再也找不到。

    快要五月了,不知道能否能出现在鸟鸟的婚礼,但始终期望能看见他挽着心爱的人,如同自己见证了幸福一般。还有听到阿若跟条子的订婚,居然高兴了一整天。回想过去,犹在眼前。然而离阿若、条子二人总有些距离,难说出什么具体事情来。倒是跟鸟鸟的大学四年里,琐碎事情一大堆,但也无需一一阐述,早就烂于腹中了。到老来,也算是年轻时美好的回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火腿 2010-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