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9-16

    南国 - [快枪手传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ubaiwuzhe-logs/46636141.html

    偷闲去了趟广东,待了约莫一个星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闭上眼时,总有记忆冲击头脑的时刻,令人久久无法忘怀。
    比如第一次下海之后,涌入嘴边的苦涩,还有被浪打进水中的咕噜声,会叫躺在床板上的我依旧觉得摇摆眩晕;再比如俯瞰北京的夜景,大地幻化,群星闪烁,这辽阔的世界靠一盏盏灯指引着,而天边闪动的红色光亮,更是神秘得一发不可收拾。有一刻,我甚至想起了一个名不副实、夸大其词的句子:每个人一生一定要在夜间乘坐一次飞机,这样才能以此深刻领悟到世间的辽阔和自身的渺小。
    其实,这都算不上一次旅游,用“故地重游”来说才更恰当。大多时间里,我都没去哪,而是甘愿沉浸在印象的重叠和旧友的絮叨中。只是生来愚钝,或粗糙大意了,忽略了某些人的心思,倘若时间允许,我是想同人一起端坐大海前,抽一根软趴趴的眼,风吹得我们的眼睁不开。海风惺忪,那又何妨。至于夜话,直至快走之际,才被点燃,旧历被一张张翻出,如在昨日,美妙却不可言。
    深圳之亲,源自友情;广州之情,胜在经历。陌生的拔地而起的高楼,遮挡了仰望天空的旧习,也变得不知所措起来。城市的巨变,让我好奇,也徒增生疏。只不过刻意追寻的旧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景致,还是会让我产生丝丝幻象:再见之后,我们还会在相邻的座位上说声“你好”,开始又一天的工作。
    好几次,穿梭在南国的马路上,无边的绿飞速向后倒退。城市之间总是冰冷得相似,不同的取决于用来点缀的颜色。
    这一刻,我有了两个幻想,一是希望时间此刻能就此停止,不再前行,长眠于此;二是当我走下国贸站时,亦能通向北京的国贸,来去自由。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远和近 2008-09-16

    评论

  • 我月底也夜飞机~~~去找个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