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4-25

    再见 - [快枪手传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ubaiwuzhe-logs/62606373.html

    套用4月22日的一句话吧:豆瓣给放了首李志的《来了》,我第一次听这首歌是2007年的4月30日,也是我第一次来北京。说实在的,我被这首歌击中了,起了鸡皮疙瘩。这个夜晚,我又起了鸡皮疙瘩,一晃就他妈的过去了三年。

    三年前来北京时,还没毕业,刚刚写好的论文被老师加了句还得再进行修改。于是,迷笛之旅(说起来颇有毕业旅行的味道)又蒙上了一层不明的阴影,一路上,八个人闹成一团,差点没将那节车厢抬起来。

    一宿没睡后,又跟着十月、狗等人到处溜达。还记得当时出站时,看见硕大的西客站,心里想:要是他们找不着我们怎么办。

    除了无需详谈的迷笛,那会去星光时的地铁要五块一人,当时我们住了一晚上八十的地下室,现在也觉得不菲。平日回家基本都是深夜,在想不起名字的村落里,的士司机还要停下来询问路人,才能找着最后的方向。旁边有网吧,夜里基本没什么人。像是倒退几年的方式,拨号上网,登记时间。还有以为掉了的钱,结果在卷起的裤腿里找着了,多大的虚惊一场啊。四个男人横着挤一张床,那之后石头和小宝再也没见过,就这么一别三年。

    晚上洗了的衣服,拧干了之后第二天绝对能穿。站在中关村,看见35°的提示牌,回家黑得连老妈都不认识。后来,还跟十月一起去看了房,位于到现在也没去过的圆明园。其实跟先前住的没什么区别,都是两层楼的房子,隔音很差,一张床,一个热水器,一个桌子。其余的,几乎都是自己的家当。最好的伙伴,或许是吉他吧,录下来某些癫狂的瞬间,很有后摇的味道。

    狗离开了,都没告诉我们什么,尽管我们只见过三次面。而接下来,十月也要走了。我还记得第二次见面时,是在邵阳,你听到三块钱的通宵网吧,都顾不上睡在我的宿舍,直接奔去那里。后来,你走的时候,在车站拍下了我低头听歌的照片,结果被我一用三四年。

    再后来,我来了北京,零零散散加起来见十月的时间也不过两三次,只怪彼此住得太过遥远,来回几小时就耗尽。我们录了几首无疾而终的歌,我总是抓不准节拍。跟你详谈的那次,生活又发生了多大的变化,谁人知晓,难以掌控。

    在走之前,就让我举起酒杯陪你饮上一杯吧,哪怕我终究会变身。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0424 2010-04-25

    评论

  • 北京一直是我的一个梦。
    梦醒了。
    原来。才觉得一切都没有那么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