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6-28

    绿皮车 - [给你写封信]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ubaiwuzhe-logs/67404124.html

    小艾:
    读书那会儿,我老在说绿皮车的低保真冒险之旅,实际上,去的最远的不过是长沙。到这几年,京沪爱情线多像是一个个梦,更多的成为了高保真旅游,在飞机上数了几片云之后,便来去匆匆两地之间。
    你在上车前给我发了一个短信,说:火车开了,梦醒了。我何不深有同感。之前,我们老是在构想你来之后的情景,要促膝长谈,要把酒言欢,要去这去那做这做那的。事实上,除了故宫和后海的暴走之外,其余时候,我都沉陷在地铁的乌拉声中,无法自拔。
    最后几天,临睡时天都亮了,我们看了几场球,将鸭掌嚼得粉碎,燕京啤酒太苦,花生太少,香瓜不甜,还有好几首歌没唱完,你打鼾的时候我真想踹你几脚,最后那个球我怎么也投不进去。
    你说想同我聊聊天,说点感情什么的,但是又怕触伤我,也不知该从何说起。其实,都不用的,当酒精升至不胜酒力的脸庞时,其他的都变成多余了。
                                                                                                                                                     小五

    小五:
    来之前,你总喜欢在深夜两三点给我一个电话,那时你刚准备躺下,而我正好上完班。这样的夜晚,恐怕以后再也不会有了吧,回去之后,我将去往深圳,去追寻一个崎岖曲折的梦。
    都是梦啊,无论是从传来的电波也好,还是以前写的信也好,就这样一年又一年。看世界杯时,你突然蹦出一句:下一届我们就都三十了,让我无言以对。
    我有多不喜欢北京,都说不清楚,或许就跟你有多不喜欢上海差不多吧。烤鸭无法为它加分,焦圈也不能,更不用说豆汁了。
    你上班的那些天,我没出去几次,去了一趟北大,被清华挡在了门口。“鸟窝”无法孵化大多数人的梦想,水立方也叫人口干舌燥,故宫里来来去去的游人,我都是其中一个。
    回去的火车,我坐在了来之前的座位,很是蹊跷。好像这样,我便能看着你离开,一如我看着你来一般。
                                                                                                                                                     小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