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8-18

    听得那么多 - [给你写封信]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ubaiwuzhe-logs/73292558.html

    小艾:
    博客中国的服务器究竟是有多不稳定呢,你的“无毒有偶”一直进不去。好比那个晚上,我躲在窝里识旧文,跟你有一茬没一茬地聊着过去,后来你都渐渐没了声音,也就只留我陷在回忆里。
    那个时候自己没有电脑,只有一台二手的随身听,卡带都是省下饭钱买的,五块一本,偶尔打口带还会闹罢工,慢慢地,自己也学会了修理。买来的二手CDj机,欠了一屁股债就被偷走。于是,又只能反反复复听那些歌曲。
    去网吧,基本不玩游戏也不看电影,一有时间就遁入各类音乐网站,瞅着似曾相识的名字及花里胡哨的封面,往死里听,还会写下若干不知所措的听后感。比如这篇写Smoke City的:
    它像是六月天气里的一阵强降雨,带来了不同以往的凉爽感受。它甚至带着一点得意的小俏皮,绽放了一朵小花的微笑。我想用一种颜色去表达它,结果发现我始终站在对岸,看着雾气重重的那边惘然。不管怎样我得承认,我依旧不能习惯Jazz,在暗藏着欢快舞曲和bossa nova的Smoke City里,我始终有些许的不适应。搬到Smoke City后,这阵子我还真没倒过时差来,所以难免水土不服了。

    小五


    小五:
    你还记得大一的初夏么?你总是喜欢写不长的段子,用若干嫩绿的气息,临时拼成树荫。
    后来,你变得严肃。一年会听七、百张专辑,然后标下“已听”的标签,心情好时会给它们按等级排列,再或者装着一幅正儿八经地样子,去查查资料,梳理下他们的编年史,前后对比,单个点评,最后总结辞呈。
    我倒是喜欢你好早以前的句子,可能别人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充满了幻想:
    这是个问题,我想跟你说说。今年四月的时候我碰到了一只Mouse On Mars,那时候它跟我说它流着后摇滚的血液。好吧,我想那还不错,于是收留了它。这只九十年代初期出生的德国小老鼠没有流畅的表达,没有自然的奔跑,就像是一个疯狂的榨果汁机,在不停不停地运转。扭曲的声音混合着重型的打击,会把一丁点温和的曲线弯成一块僵硬的石头。它电力十足,带着顽皮和颠覆。对了,你可以跟着它扭动扭动不性感的臀部,也能够只想把它赶出家门。在你气急败坏找拖鞋的时候,它说不准什么时候送上一段缓慢的吉他作为礼物。
    后来,你还曾看到过这只小老鼠吗?

    小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