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1-05

    何去何从 - [快枪手传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ubaiwuzhe-logs/97038069.html

    在京城懒散久了,导致后来连面试都提不起兴趣了,加之春节将近,可想而知。于是乎就下定了决心,去鹏城透透气,顺便试试运气。

    没想到那辆二十四小时的火车才开到一半,我还在上铺睡得迷迷糊糊时,就接到一个令我百感交集的电话。挂断之后,还以为这是幻觉,又发去短信确认。末了,得出句感叹——好在尚有退路。

    第二日,在晨光中,迷迷糊糊地去参加面试,看见大厅的一百多人,贴着属于自己的91号考号,在硕大的房间里奋笔疾书。由于提前交卷,不想另有调整,下午坐到了应聘记者的等候室里去,白白耽搁了两个小时。面试时,眼神总是不自觉地透过窗户,落在远远的高楼大厦之后的绿色上。接下来的一周音讯全无,倒也谈不上失落。待到南国天寒地冻时,又爱又恨的京城向我招手了。我也以为,自己会继续在地铁上疲于奔命,一如之前自封的九环五太郎。谁知事情又现转机,可谓是一波三折。

    昨夜在被窝里想了很久,用手机絮絮叨叨地打了很多字。想起三年前,我去京城,不知算不算得上是意气用事:辞职之后的第二天,就提着大包小包随一辆运送洗衣粉的卡车离开了羊城。半路上,有洗衣粉袋从车上跌落,司机们下来寻时还得提着铁棒,可还是防不住汹涌的村民。等到他们赶到时,跌下的四五袋就所剩无几。那一宿,基本没睡好,总担心到时我回到家乡时,揭开塑料布,我的几袋书早洒在了沿途。

    后来,我去了京城,在一周的时间里于京城和湖南之间跑了三趟,在绿皮火车上的时间累计45个小时之久。这直接导致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我总觉得地面还在晃动,伴随轻微的轰隆幻听。

    在京城的日子,我过得并不如意,尤以零八年和一零年为甚。晚睡晚起,白天像是短到只有四个小时,而灯光时常昏暗,黑夜格外漫长。

    如今在鹏城,不想一时间喜忧交织,让原本平淡的故事又多了诸多可能,几个小时前构想的画面又得推倒重来。

    晚上睡了不到一个小时,就起床去送回湖南参加婚礼的朋友。回来后,硕大的三房一厅只有我一个人,叫我想起远在北京的出租房,我下一次见到它会是永别麽?

    如果最终我选择了像当年离开羊城一样离开,是否也能做到从不后悔?

    分享到: